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类型 > 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 > 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目录

《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 / 作者:李不言

收藏
暂无收藏记录...
阅读记录
暂无阅读记录...

第303章 :他问:那我在为谁负重前行 最后更新:2019-11-09

紧急通知:域名被劫持,新域名 www.mywenxue.cc 启用

  商海浮沉中,多的是阴险手段,而徐绍寒无疑是深谙此道的个中高手。 :m..la

  若论阴谋手段谁人能比得过徐绍寒?

  s市近两个月,讨论的最多的不是这个城市的父母官,而是带他们走向人生巅峰的企业家徐绍寒。

  一个新城区的建设,必然要有一个旧城区的推翻,而此时,一大批无出头之日的人猛然被一笔巨额拆迁款砸中,这比中彩票还要刺激。

  这种惊险的刺激,让无数人眼红。

  徐氏集团成了这个城市里人们谈论的佳话。

  而这日,这个财神爷在应酬局上被伤连夜送近抢救室的消息不胫而走。

  传遍s市的大街小巷。

  让一部分款项未到位的民众,担惊受怕。

  担心这个财神爷突然抽离,让他们钱包空空。

  早在数月之前,徐绍寒下达命令让徐氏集团公关部在这个城市下足了力道。

  水能载舟亦可赛艇,民众得呼声在此时显得尤为重要。

  而徐绍寒无疑是在许久之前便开始下了这盘棋。

  每一步走向早已在他掌握之中。

  怎可出错?

  他既来了,怎会空手而归?

  几十年的商海浮沉从没有空手而归的时候。

  论谋略铺展,徐先生的手段,无人能及。

  这夜,s市得这场雨吓得某些人心里颤的厉害,救护车与警察冲进会所时,一切都乱了。

  这个高级会所里,不乏各界精英人士,一点风吹草动便能吹起龙卷风。

  “副市长、”身旁,有人轻唤,那人吓得呆愣的眸子此时哪里还能聚焦?

  伤着别人他不怕,可这人,不是别人,是徐绍寒。

  是近来,这个城市最为炙手可热的人物。

  “给老先生打电话,”他愣了半晌抖抖索索开口言语。

  秘书闻言,立马拿着手机奔赴出去,可尚未出门便被人拦住去路。

  来者,是谢呈。

  他将本欲夺门而出的人寸寸逼了回来。

  那人见此,惊骇之色尽显,步伐缓缓后退。

  “法治社会你们想干嘛?”

  “你应该庆幸现在是法治社会,若搁在古代,诛九族都是小事,”谢呈冷笑声响起。

  迈步进去,伸手带上包厢门。

  望了眼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人,视线冷凉。

  “什么意思你们?”

  谢呈没回应他得话语,反倒是给身后检察院的人让了条路出来。

  那意思明显,没什么意思。

  此时,商场烽火连天,政场又能好到哪里去?

  市政府的一通声明发出来,无疑是将对手摁在地上不得动弹。

  关于市政同事引起伤害企业家之事做出如下声明

  仅是这个标题,便足以将他踩入谷底。

  徐启政说政场斗争不可太明目张胆。

  徐绍寒说那就暗地里来。

  徐启政在道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他说明白。

  一场政场斗争,就如此拉展开来。

  官家斗争不能太明显,所以,徐君珩不宜出面。

  那就徐绍寒来。

  自古政商一家亲,可若是反目成仇起来,也能拔刀相向。

  徐绍寒身为商界龙头人物,此消息一出在商界也好政界也罢引起了轩然大波。

  徐君珩的推波助澜将整件事情无形之中推向高潮。

  此时,市政处,周让站在电脑跟前看新闻,看着网页上大篇幅的新闻,内心有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有喜悦,喜悦来自于他们规划许久的事情得以成功。

  有心酸,心酸在与即便此时徐绍寒已然是商界财阀,可也逃不脱为家族献身的下场。

  他堂堂一国首富啊可到头来,还要以身试险,为了让徐君珩上位不得不做出这些事情。

  这世间,果然没什么彻底风光的人。

  那些表面风光的人实则暗地里不知为了这一切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这场阴谋,是百般推翻重设之后才得出的结果。

  为了彻底将人踩下去,

  为了有更猛烈的效果,徐绍寒这招走的又险又狠。

  “在发什么呆?”身旁,是华慕岩的询问声响起。

  周让回眸看了眼人,望了眼身后人,无奈耸耸肩道;“只是觉得老板这一路走来,也不容易。”

  华慕岩闻言,笑了笑,用一种很常见的语气轻唤开腔;“家常便饭罢了。”

  身处他这个位置的人,没有几个人是舒舒服服的坐上来的。

  徐氏集团看起来是徐家产业,可在徐绍寒接受之前,不过是一个破败的即将破产的公司而已,若非徐绍寒,哪能有现如今的徐氏集团?

  这男人一路行至如今,谁能说他手上没有沾染鲜血,谁能说他手上没有沾染人命。

  有些人,只是习惯痛的时候沉默不言罢了。

  徐绍寒的痛,无人能懂。

  也无人能诉说。

  “高位不胜寒啊”周让站在电脑跟前抱胸感叹,抬头望了眼天空。

  华慕岩伸手拍了拍人肩膀,无声胜有声。

  随即抄起一旁的外套,话语淡淡道;“走了。”

  去哪儿?

  去s市人名医院。

  这日凌晨两点,正在睡梦中的人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震动声吵醒,那一阵阵不停歇的声响好似她不醒便不罢休似的。

  安隅伸手,按开了床头小灯,正欲伸手接起,卧室门被人大力推开,徐黛披着外套穿着休闲服急匆匆的进来,就她如此装扮,都能给安隅一种发生了天大事情的感觉。

  “怎么了?”她问。

  夜半三更被人吵醒,难免不会有小情绪。

  “夫人电话过来说是先生在s市受伤了,”徐黛急切的话语声在静谧的卧室响起。

  半撑在床上迷迷糊糊的人霎时睡意全无,一个冷战惊醒。

  伸手接起电话,那侧响起宋棠急切的声响;“看新闻没?徐绍寒在s市受伤了。”

  这夜,本是该睡觉的宋棠拿起手机刷了会儿新闻,不料将将打开页面,大篇幅的报道铺天盖地而来,覆盖了整个版面。

  于是,她急忙给安隅去了通电话。

  安隅此时如何感觉?

  大抵是全世界的人都知晓她的丈夫受重伤了,而自己却不知道。

  这个夜晚,注定难眠。

  s市的小雨,淅淅沥沥下了一整夜。

  安隅连夜奔赴而去时,已经是凌晨光景。

  此时,s市的新闻已经成了全国家喻户晓的新闻,人人都知晓徐氏集团董事长在s市受伤的消息。

  凌晨五点四十五分,安隅风尘仆仆抵达人名医院,此时,楼底下被记者团团围住,水泄不通。

  她无奈,只能寻求周让的帮助。

  这日清晨,本该是在睡梦中的人却连夜奔赴至了s市,医院冗长静默的走廊上响起了女人高跟鞋触到地板的闷响声,那响起的频率无疑是在告知众人,这声响的主人是在奔跑。

  是的、从走廊的一头到另一头,不算长,可就这么百来米的距离在安隅看来,简直是格外漫长。

  漫长多的如同一条看不到头的时光隧道。

  听闻他受伤,安隅不得不承认自己内心的焦急与担心害怕。

  可这日,当她站在病房门口看见那个躺在病床上的男人时,她来时、那急切的步伐在此时狠狠顿在原地。

  双腿像是灌了铅,挪不动半分。

  病房内,徐绍寒着一身病服躺在床上,而他的身旁围绕着谢呈周让等人,且还有徐君珩与他的秘书祁宗。

  更甚是,还有总统府见过几次的内阁成员以及秘书温平。

  有那么一瞬间,安隅怕了,此时,她看到的不是一副简简单单的景象,她看见了,是政场上的阴谋诡计,是这个家族的阴暗与手段。

  看到的,是自己的后半生可能都要在担惊受怕中度过。

  而她的担惊受怕在某些人看来,这只是一场不足轻重的戏码而已。

  安隅怕了,她后悔了,她想退缩。

  此时,她若是有足够的勇气,伸手推开眼前这扇白色大门,那么屋内的人或许都会因为她的到来而让道。

  可她没有,没勇气。

  良久之后,这个连夜从首都风尘仆仆奔赴而来的女子站在病房门口起了退缩之意。

  她缓缓转身,欲要离开这里。

  欲要离开此处。

  可就是一转身的功夫,病房内的徐君珩看到了她凉薄清冷的身影。

  转身追了出来。

  冗长静默的走廊里响起了这个男人的询问声;“怎不进去?”

  安隅未转身、只是冷腔回应道;“怕打扰到你们共谋大计。”

  安隅怕,怕什么?

  她怕权利最终会将她吞噬,让她成为那个圈子里的人,跳不出来,走不了。

  她好不容易脱离了赵家的掌控啊怎能在跳进徐家这个火坑里?

  所以,潜意识里,她先逃走,想远离。

  “我们没你想的那么可怕,”这是徐君珩的原话。

  而安隅呢?她说;“你们肩膀上背负的东西于我而言就已经足够可怕。”

  可怕?

  这怎么能算是可怕呢?

  这不能算是可怕。

  真正可怕的,足够吞噬人们灵魂的东西尚且还没显现出来。

  “要自由的人,就要担最大的责任,选别人少走的路,就要背负最沉重的枷锁,从来都没有不需要负重前行的人。”

  本是背对徐君珩的安隅在听闻这话时,猛然回过头来,望着徐君珩恶语相向,那面目狰狞的眼神在瞬间迸发出火苗,直指徐君珩;“他是在为你负重前行,你此时站在我跟前说的那么冠冕堂皇无非是想找到一个足够解脱你自己的借口。”

  “那我在为谁负重前行?”洁白安静点的走廊上,安隅与徐君珩之间发生了争吵,你说怪不怪。

  一旁的警卫谁也不敢将目光过多的往这方看。

  弟媳与大哥之间的争吵怎么看都怎么奇怪。

  安隅的话语自然是没错,可徐君珩的话语又何错之有?

  他在为谁负重前行?

  “那你要问你自己,而不是来问我。”她冷声反驳,冷怒的面孔上带着的是森冷寒意。

  “我只知道,我的丈夫此时躺在医院病床上,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在为你的上位做铺垫,我也只知道,他在用他的商业帝国为你铺就一条康庄大道,你问我你是为了谁?你摸着良心问问你自己,而不是问我。”

  “要自由也好,选别人少走的路也好,那都是你们一开始选的,”安隅严词厉色的话语跟把刀子似的插进徐君珩的胸膛,他站在原地,就这么望着安隅。

  他该不该承认安隅说的这一切都是及其有道理的?

  该承认吧?

  他如是想。

  可承认又能如何?

  他跟徐绍寒生在这个家族里,怎会不知晓家族中的这一切?

  可知晓又如何?

  “我没有答案,诸子百家、孔孟之道都没有告诉我答案,这几十年也没人告诉我为到底在为谁负重前行。”

  三十多年的人生,徐君珩自幼出生便在开始走这条路,这一路走来,从没有人告知他答案。

  安隅呢?

  她在想,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就这么堂而皇之的站在医院长廊上当着警卫的面儿跟徐君珩争吵个什么劲儿?

  有什么好吵的?

  她抬手,抹了把脸,试图缓解自己这恐惧的情绪以及难以把控的心情。

  良久,微微低头,望着天花板,颇为无力问道;“他如何?”

  “还好,”徐君珩答。

  他的想法大抵是跟安隅一样的,在反省自己怎会如此失态。

  “进去看看,”这话,是一句陈述句。

  徐君珩在同安隅言语。

  这日的安隅,不如以往精致,她不是在法庭上精致强硬的安律师,她只是一个夜半三更担忧自己丈夫急匆匆本奔赴出来的妻子。

  素面朝天,长发披散在身侧,身上穿着的风衣也微微皱褶。

  “不了,”她说,话语说的干脆利落,没有任何的思忖。

  “安隅,”许是她的干脆利落让徐君珩稍有些难以接受,于是,这声轻唤,有些怪异。

  清晨朦胧的光景,安隅正欲徐君珩在医院长廊上僵持着,身后响起了脚步声,二人侧眸望去,只见叶知秋满面担忧急切而来。

  徐君珩快步迎了上去。

  随之而来的是身为母亲那担忧的害怕的询问。

  徐君珩在三保证无甚大碍,叶知秋才稳住心神。

  而后,视线落在站在一旁的安隅身上,迈步过来伸手抱了抱她,话语浅浅;“让你担心了。”

  她没回应,只因,不知如何回应。

  她想,叶知秋或许比自己更担心。

  病房内众人因着叶知秋与安隅的到来悉数退了出去,只是周让临离开前,将视线落在安隅脸面上。

  带着些许难言的情绪。

  徐绍寒的伤或许是真的无大碍,以至于众人担忧他时,这个当事人还能躺在床上同人言语那么久。

  病房内,叶知秋坐在床沿看着躺在床上的徐绍寒,一番担心的话语自然而然的流淌出来。

  她拉着徐绍寒的手,说着一个母亲才会说的心疼话语。

  而安隅,她站在一旁,双手交叉落在腹前,显得那般局促不安,那低垂的视线更是未曾落在徐绍寒身上半分。

  而徐先生,她虽在听着自家母亲的话语,可眼神,确是频频落在安隅身上。

  他看出了她身上的逃避与抗拒。

  仅是一秒之间。

  他抬眸望向她,安隅在撞见她视线时,同他对视一秒,而后无甚表情的垂眸。

  好似他只是一个陌生的路人罢了。

  “安安、”他突然开口喊她。

  安隅站在一叶知秋身上将视线落在他身上,只听那人在问;“怎不说话?”

  叶知秋本是个及其有眼力见的人,一番查看知晓他确实是无大碍,也不在充当电灯泡的角色,索性是起身将空间让给了这对小夫妻。

  叶知秋离开后,安隅并未有上前的意思,依旧是站在原地。

  反倒是徐先生,他朝安隅伸出手,话语温软带着哄骗;“乖、过来。”

紧急通知:域名被劫持,新域名 www.mywenxue.cc 启用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https://www.mywenxue.cc
墨缘文学网